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丘石的博客

八仙城外 双羊堂

 
 
 

日志

 
 
关于我

丘石,本名邱国明,1967年8月生,江苏通州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南京印社副社长,南通市书法家协会主席,国家一级美术师。南通大学艺术学院、南通科技职业学院兼职教授。 1998年,西泠印社出版发行《丘石篆刻选集》,2006年,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丘石印学研究文集》,2010年,苏州大学出版社出版《南通当代名家书法精品选-丘石卷》,2016年,黄山书社出版《煮石问艺》文集。

网易考拉推荐

观展偶得:一方明月可中庭  

2015-10-08 09:30: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观展偶得:一方明月可中庭
转自南通书画网  


□ 丘石

今天是国庆长假最后一天,下午专程到尤无曲艺术馆参观展览,重温尤老水墨交融艺术的世界,那种温润、明朗、深远的山水意境再次感染了我。观画之际,发现尤老晚年 常用“可中庭”朱文闲章作压脚印,遂与尤灿馆长谈及其中的由来。


该印系尤老早年自刻,荣宝斋出版的《尤无曲印谱》中可寻。“可中庭”三字出于刘禹锡·《金陵五题·生公讲堂》,生公说法鬼神听,身后空堂夜不扃。高坐寂寥尘漠漠,一方明月可中庭。尤老用此印所钤之画作,当为其得意之作无疑。尤老亦精研金石篆刻,我曾与2003年春节登门请教,后作过小文解析尤老的篆刻艺术成就,也应当是一段缘份也。

附:

鲜为人知的尤无曲篆刻艺术

――读《近现代篆刻名家印谱丛书-尤无曲》

丘  石

 

前不久,我在光朗堂观看画展时,尤灿先生出示了即将出版的尤无曲印谱小样,使我大吃一惊:中国画坛进入二十一世纪后才真正发现了笔墨水融的尤无曲,而我们却只能在先生仙逝两年之后才发现了精篆善刻的尤无曲!遗憾啊!先生的印名为画名所盖,世人很少知道其治印,乃至我在撰写《南通当代篆刻发展概述》、编印《南通印人印作选集》时竟出现如此漏缺,实在是遗珠之憾!近日,荣宝斋出版社正式推出了《近现代篆刻名家印谱丛书-尤无曲》,使我等后辈有了细细品读、好好分享先生篆刻艺术的机会,也为南通篆刻史添补上浓重的一笔。

一、            作为印人的尤无曲

站在印学研究的角度上,我们判断前人是否一个篆刻家或谓之印人,一般来讲主要依据这么三个标准,即:是否有较长时间的创作实践和批量的作品问世,是否有成熟的艺术风貌和审美取向,是否有较大影响的艺术成就和艺术遗产。从《近现代篆刻名家印谱丛书-尤无曲》及尤无曲先生的艺术简历中,我们可以清晰地梳理出作为印人的尤无曲的篆刻艺术活动概貌。我们首先来考察先生的创作实践。尤无曲1929年(20岁)秋考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中国画科,可以推断,最迟此时应该接触到篆刻艺术;在印谱中能看到先生最早创作的篆刻作品是“其倜”(己卯,1939年,30岁),最晚创作的是“尤灿”(1972年,63岁)。由此可以看出,其篆刻艺术创作的时间跨度至少在30年以上,其中1939-1942年赴京师从陈半丁的三年及1942-1952年在沪云起楼的10年应当是其篆刻艺术创作的13年高峰期。1952年回通后主要精力集中在中国画的创作上,刻印已很少了。其次,先生有明确的师承方向。先生1939年赴北京拜陈半丁先生为师,主攻山水,兼学花卉、篆刻。陈半丁(1876-1970),“善摹印,师从吴昌硕。治印用吴氏钝刀法,以拙朴胜”。(《中国篆刻大辞典》)陈半丁评先生“无曲大利”印为“意在缶瓮”,毫无疑问,先生的篆刻艺术创作的主要取向是海上吴派风格。再者,先生的篆刻艺术成就和影响是不言而喻的,留给我们的艺术遗产是十分宝贵的。1941年,尤逸农先生即辑其作品成《陶风居士刻印》问世;1943年,齐白石先生为其顶润例,称其“又善金石,取汉印为归依”,一时驰誉京华;及至先生故世两年后的2008年,荣宝斋出版社正式出版《近现代篆刻名家印谱丛书-尤无曲》,足见先生在中国当代印坛的影响和地位。

二、            尤无曲篆刻的主要艺术特色

赵鹏先生在《尤无曲先生的篆刻艺术》一文中,已经非常全面、客观、准确地分析、概括和评价了先生篆刻创作的源流、阶段、取法、立意、边款和风格,为我们进一步学习和探讨先生的金石篆刻艺术成就提供了很好的基础性和指导性的观点和建议。下面我从篆刻艺术审美取向的角度来谈谈我对尤无曲先生篆刻艺术特色的认识,概括起来讲是四句话:平实之格、古拙之韵、轻灵之变、自然之道。

所谓平实之格,即以汉印为宗,追求作品的平正安妥和充实自在。翻阅印谱中辑录的百余方印,给我最直接的感受就是平实的风格基调,以及这些作品在沉隐几十年之后面世所附着浓浓的醇厚的气息,依然是那样的安详和耐人寻味。元以后文人篆刻兴起,皆主张印宗秦汉,犹如书之宗晋、诗之宗唐、词之宗宋。齐白石称先生之篆刻“以汉印为归依”,先生在印章边款上也常有“汉印为宗是惟一法门”、“颇有汉印中急就章风味”等语录,可见这是先生篆刻艺术创作的取法之源和主体风格。如“碧云簃”(p10)、“怡然”(p39)、“大尤治砚”(p57)、“亚笙私章”(p65)、“其侃印信”(p66)、“尤世璜印”(p77)等印以及先生自用的微小印都属于这一类的作品。看似平凡寻常,没有惊人之架构和线条,但细细品读,却总有感染人之处,仿佛汉魏遗风尤存。这样的作品才具艺术生命力。

所谓古拙之韵,即承吴派流风,追求作品的古朴厚重和苍茫气象。海上吴派艺术是清末民初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文人艺术流派。从艺术师承的关系来看,尤无曲先生师承陈半丁,陈半丁师承吴昌硕,那么先生接受吴派艺术的洗礼是天经地义的。在“大尤治砚”的边款上,先生记录了当时的从师学印活动:“年来课余喜涉及治印,仍每于半师篆刻时,则侍窥其用刀法,经年累月,乃竟臻此”。作为缶翁再传弟子,陈半丁称其“意在缶翁”,尤逸农称其“饶汉意而脱胎陈半老”,可见先生在陈半丁身边耳濡目染,方得吴派艺术之精髓真谛。如“尤心竹”(p50)、“无曲”(p54)、“陶风鹿门同心共赏”(p55)、“无曲书画”(p56)、“野鹤闲云”(p61)、“好古”(p67)、“程韵珂印”(p68)、“程厚维”(p80)都是沿袭吴派风格的作品,拙朴生动,虚实有致,气势斐然。同时,先生深悟吴派篆刻的涩刀拙重和古雅韵致,体现在其之后整个篆刻创作过程之中。

所谓轻灵之变,即思变革发展,尝试师风的平和弱化与个性表现。正如先生在山水画创作中并不满足传统与师风传承,致力化古为新开创新局一样,我们在印谱中同样发现了先生在篆刻创作中思变的火花,且付之了行动,最具典型意义的是“鹿门拙书”(p36)和“无曲写意”(p37)两方印。这两方印一方是为夫人精心而刻,一方为自用而刻,从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先生创作的激情和求变的欲望,尝试将吴派篆刻强烈的流派风格进行弱化和改造,将自己的审美理想和情感溶入到作品之中。变平直为灵动,变拙重为轻快,变苍厚为秀润,似乎溯源而上师法完白、让翁,但又较之生涩含蓄,不失吴门风范,实为先生印章之佳构。坦率讲,我是十分欣赏和看重先生的这一类作品的。此外,先生的薄刀小行草边款,流畅精到,体现出先生使刀如笔的自信和从容,颇得乃师赞许。

所谓自然之道,即持淡然心态,追求作品的去饰存真和浑然天成境界。先生曾在阐明笔墨水融的画理时讲到“水与墨达到真正的交融,就能与自然之道妙合,夺天工造物之真魂魄”(《笔墨水融-我的艺术观》),可见“与自然之道妙合”乃是先生毕生艺术追求的最高境界,其篆刻创作同样如此。先生认为“刻印之难即自然二字,汉印为宗是惟一法门”,只有取法汉印才能达到半丁师提出的“天然自如古拙古貌”的境地。在一则印跋中,先生言“以石质之故,可大胆奏刀而多得佳构也”,强调要以平和、淡然、松弛的心态去创作,才能得与自然相合的佳作。先生为其妻鹿门刻的那方起首印“怡然”(p39)是何等的轻松、自然。如果说印如其人,先生印中的自然之道正是先生艺术精神的真实流露并凝固于方寸金石之间。

 

三、            尤无曲篆刻艺术留给我们的遗产价值

尽管尤无曲先生在篆刻艺术方面的创作未能持续深入下去,尽管存世的尤无曲篆刻作品尚为数不多,尽管因雪藏当年我们直到今天才能赏读到先生的金石作品,遗憾的同时,我们更觉得先生留给我们的这份艺术遗产的弥足珍贵。我觉得,今天我们来研究和学习尤无曲的篆刻艺术,可以初步获得以下几点认识和启示。

1、诗书画印相通互补,篆刻艺术是尤无曲先生艺术成就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诗书画印四者是相通互融和互补共存的,集中在一个艺术家身上,其艺术风格应当是相对一致、共同发展的。因而文艺评论界也通常把某一文人艺术家在“诗、书、画、印”各个领域的成就能否达到高度的统一作为是否“大家”的品评标准。事实上,每一位艺术家在诸方面的成就和影响也是有参差的,评论界对某位艺术家的评价往往也常常只偏重了他的某一方面的成就与贡献,而忽略了他在其他领域的精彩之处。现在我们可以说,尤无曲先生就是一位“诗、书、画、印”皆有成就的艺术家。先生存有大量的诗稿,多为题画之作,渗透着他的艺术思想和主张。先生论画理的三点中第一点即为“书为画之本。书法为绘画之根基,书法功力的深浅直接影响着画家的最终成就。”(《笔墨水融-我的艺术观》)他说“我最早写颜字,后写李北海、《十七帖》,再后来就是孙过庭的《书谱》,篆书我一直在写,从未停过”。(《笔墨水融-尤无曲访谈》)先生的印作“并没有特别强烈的独创成分,而这正与他的性格、文化背景及艺术见解有着密切的关系”(赵鹏《尤无曲的篆刻艺术》)。其诗、书、印的审美取向与其山水画一样,统照在“与自然之道妙合,夺天工造物之真魂魄”的艺术理想之下,共同构成其晚年艺术颠峰成就的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人的生命和精力都有限,艺术家要善于区别轻重主次,善用取舍之道,方能有大成就。“我们看尤老的书法都用于题画,他的诗也以题画为主,而印章也是如此,于是可知他是明显有着主次之分别在”(赵鹏《寿徵金石心》)。朱京生认为“无曲篆刻得陈半丁亲传,但因刻印伤眼和易陷于劳役,故藏技不宣,免去了许多俗累……总之,一切都是指向了绘画”。(《记尤无曲老人》)

2、海派艺术传承影响,尤无曲是20世纪上半叶南通篆刻家群体的重要一员。明清之际,南通印坛产生了以邵潜夫、许容为代表的“东皋印派”,影响深广。进入20世纪后,源于地理位置上靠近上海的客观因素,南通的金石书画艺术直接受到了海派艺术的浸染和影响,涌现出了一批有成就的艺术家。在篆刻艺术方面,直接和间接师承吴派艺术的就有陈师曾(1876-1923)、李苦李(1877-1929)、王个簃(1897-1989)、陈曙亭(1901-1980)、丁吉甫(1907-1984)、黄稚松(1909-1994)、尤无曲(1910-2006)、戚豫章(1921-2006)等,他们的创作高峰期都在上世纪的上半叶,他们传承、发展吴派篆刻艺术所取得的卓越成就,在近现代中国印坛上构成了一个特有的南通篆刻家群体。他们的“传统是万岁、创新是一万加一岁”的继承发展观念又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南通印人,使南通的篆刻艺术事业得以延续和繁荣。从这一点来看,包括尤老在内的老一辈南通印人留给我们的艺术遗产价值是不可估量的。

3、谦怀为本印如其人,是尤无曲先生艺术老树着花步入成功之巅的根本所在。我们今天才步入尤无曲先生的篆刻艺术殿堂,品味他的自然之妙和拙古之韵,景仰他的艺术成就并为之感到自豪。赏读之余,我们更为先生的谦怀品格所感动。我与先生只见过一面。2003年正月初二,陈楫与我陪洛阳的季平兄一起到先生寓所拜访了先生,我带去拙作印集请先生指教,先生直说好、好、不容易,却丝毫未提及他的篆刻,以至于造成我后来的文稿遗憾。2005年,《中国书画》记者张弓者采访尤老时问:“您还跟陈半丁先生学刻印,陈先生的印很古雅?”先生答:“我没有学到,他的功夫很深,字配合得很好。”多么的谦逊!赵鹏先生认为,尤老“有了这种谦怀,使他免却了许多人世间无谓的烦恼,而胸怀的广博、心静的清净,又酿造出他无尽的画意诗情”,“旁故现今一些丹青之士,能达到或未达到尤老的这种地步,怕是早就炫耀于世,唯恐人不知了,于此反衬出尤老的谦逊之怀”(赵鹏《寿徵金石心》)。这一点,才是尤无曲先生艺术老树着花步入成功之巅的根本所在,也是尤老留给我们后辈最宝贵的财富。

 

                                  (2008年国庆节于双羊堂)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